快捷搜索:  as  xxx  test

马超追问道到底是要杀要剐你们给一个痛快话

 嗨,管他呢,先睡起来再说。
 
    累惨了的顾铮,将身上因为打架而闹得土仆仆的衣服和褂子一脱,在对着还带有胰子味道的床单考虑了足有三秒钟之后,就把身上那兜住鸟的大短裤,也给褪了下来。
 
    现如今的顾铮,可真是成为了人类降生的最初状态,赤赤条条的往小板床上一滚,拉起床内角的布单子,往肚子上一搭,瞬间就陷入到了梦乡。
 
    等到他再次的将眼睛给睁开的时候,入眼就是漆黑黑的一片,这一觉睡的,已经到了日头全落的大晚上了。
 
    还没等顾铮清醒过来,‘咕噜噜’……肚子的喊叫声,肠胃的抗议声就提醒着他,自打来了这边,他还连一口水都没喝过呢。
 
    他饿了。
 
    饿了就意味着,寻摸原主家底的时刻,又要到了。
 
    ‘细细索索’
 
    黑暗中的顾铮将身上的被单往腰上一裹,用脚掌朝着床下一勾,汲拉上了足可以当拖鞋使的破布鞋,就这样摸索着下了地。
 
    ‘刺啦.’
 
    小方桌上的火柴被划了开来,一旁只有一个鸡蛋大小的平口小油灯被点着了。
 
    温暖的光晕照亮了睡眼惺忪的顾铮的脸庞,也点燃了这个只有几平米的小屋子。
 
    ‘吱呀……’
 
    就在这个小油灯被点亮的时候,顾铮房间那有些摇摇欲坠的木板门,就被人从外边给推来开来。
 
    一个干巴脆的如同咬开了苹果的声音,就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:“哎呀!顾大哥,你可醒了,我这一直在屋外边盯着,寸眼也不敢离开,就怕你出点什么事儿。”
 
    “顾大哥,你这一觉也睡的太长了吧?没什么事情吧?”
 
    话音落下,顾铮转头,声音的主人就这样扶着他家的房门,踩着他家的门槛,大眼瞪小眼的眼巴巴的与他对视着,以希冀房中的人能够给她一个回馈。
 
    这人是谁来?
 
    铮的眼睛不自觉的就眯缝了起来。
 
    哦,想起来了,这是前两天刚刚搬到他们这个窝棚区中的,据说从东北面逃难而来的难民。
 
    因为人生地不熟的,这窝棚区中的住户们,都不愿意将房子分租给他们,恰巧在外边刚打完零工,联系完了活计的顾铮返了回来,心一软,就将自家住的还算宽敞的小院落,打了一个简单的隔间,暂时的赁给了对方。
 
    一方面也给他自己增加了点收入,另一方面,也算是想到了曾经同样流离失所的自己,感同身受的帮一把算了。
 
    压根没打算得到什么回报的顾铮,转头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。
 
    要不是两家人需要共用一个院门,这进进出出的总会点头打上个招呼,压根对顾铮这个早出晚归的人的生活,没有半点的影响。
 
    可是谁成想,这一家人竟然挺知道感恩,充分的将东北人的热乎劲儿给发挥到了极致。
 
    特别是他们家的大姑娘,那个颇为能干的刘彩凤,那主动张罗的劲儿就别提了。
 
    连顾铮多睡点觉,这都担心上了。
 
    可是姑娘啊,我知道你就是个瞎操心的命,可是你担心人的时候,能不能分点场合啊?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