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xxx  test

李鱼迟疑着站住就见眼前枝叶拂动墨白焰突然似

 袁天罡也在队伍当中,他坐在车上,抬眼望望天上云气,又掐指默算一番,微微笑道:“错不了,那件异宝,就在利州!”
 
    :开张大吉,多码一章,不瞒诸君,在下除了小说在写,还有至少自己编剧的三部戏,是在六七月开机的,最后的润检修不可避免,依旧如此稳定地、坚挺地更新,那是何等
 
的不易,偶的头发都累白了,打算近期开始换造型:剃光头,做僧,还望诸君怜惜则个,多多投票点赞支持!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 第086章 府前风波
 
    第086章 府前风波
 
    华姑自从遇刺之后,府里对她看管的就严了,华姑再想自由出门,机会微乎其微。但华姑惦记着李鱼今天要去办的事情,一门心思想跟他出去见识见识,于是灵机一动,跑到
 
库房翻出一套武元爽早几年穿的一套衣袍,打扮成一个男孩子,避着管事丫环,鬼鬼祟祟地从后宅潜到了客舍。
 
    却不想李鱼一大早就出门了,华姑堪堪晚了一步。吉祥姑娘只道今日就能重获自由,满心的期待与欢喜,见华姑一副男孩子模样,站在院中撅着小嘴儿,好不委屈的模样,不
 
禁笑着上前道:“小小姐,谁惹你不开心啦?”
 
    华姑撅着嘴儿道:“李鱼哥哥说话不算话,他说今天出门为吉祥姐姐你解决卖身契的事儿,答应带我去看热闹的,结果他故意撇下我……”
 
    吉祥道:“不过是交接文书的事儿,有什么好看的。姐姐带你去池塘钓鱼。”
 
    华姑张大眼睛道:“谁说是交接文书啦?那个任太守很坏的,设下困局为难李鱼哥哥,小姨说,就算我爹出面,人家都不会卖这个面子的。”
 
    吉祥听到这里,脸顿时一惨。华姑全然未觉,小嘴地还在告李鱼的黑状:“后来李鱼哥哥就说想到办法了,只不过这个办法也未必就一定成功,人心难测嘛,谁知道那个柳下
 
司马究竟会怎么想,咦?吉祥姐姐,你怎么啦?”
 
    华姑一脸呆萌地看着吉祥,瞧她脸苍白,摇摇欲坠,虽然华姑年纪还小,人情世故上不甚明了,可聪慧程度毕竟超过寻常少女,心思一转,登时明白自己说错了话。
 
    华姑赶紧捂住嘴巴,含糊地道:“不过……不过他后来又说,其实他已想到妙计,定能说服柳下司马,你放心好啦!”
 
    丢下一句不负责任的安慰,华姑转身就溜,溜出客舍才吐了吐舌头:“这下子糟了,李鱼哥哥若不成功,定会责怪于我。”这样一想,她更想知道李鱼究竟能否成功,便悄悄
 
向大门溜去。
 
    华姑是内眷,平素住在五进的都督府的后宅,溜出去玩也是走后门。前宅不大出现,所以她不甚熟悉前宅,前宅的守御官兵也不甚熟悉她。
 
    而且前宅各人等都会进出,有时难免会有府上家人携带子女,她又穿了一身男装,倒是有惊无险地避过了一些认得她的家丁,只是到了门口这一关,却不太好混出去了。
 
    华姑躲在暗处正自着急,却见吉祥急匆匆地走了出去。原来,吉祥想到李鱼刚走不久,或许还没离开,便想追上去问个究竟。
 
    吉祥出了府门,登时一呆,却见府前车马仪仗,甚是威严,吉祥登时心怯,急忙避到一边,四下张望,哪里还有李鱼的身影。
 
    吉祥也不知李鱼去了哪里,正犹豫要不要追下去,身旁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道:“小娘子在寻什么人么?”
 
    吉祥闻声扭头,就见一个三旬上下的男子,目似朗星,面如冠玉,身材欣长,穿一袭宽袍大袖的道服,风度翩翩,飘逸出尘,令人一见便油然升起敬意。
 
    这种道服并不是出家道士所穿的法袍,世俗间人也有穿着,主要是着装轻松随意。吉祥也不知他是不是出家人,虽然满腹的焦急,却也没有失了礼数,忙敛衽施礼道:“奴家
 
吉祥,见过贵人。不知贵人可曾看到一位少年,约摸十岁,尖下巴,双眼灵动,穿身青衫。”
 
    来人正是袁天罡,荆王虽然喜欢摆排场,但个性为人,均迥异于常人,有时候也喜欢别出心裁,玩些花样,而且微服私访突然驾到,叫人慌忙迎接的趣味,未必就比早早知会
 
主人,叫人迎到十里长亭去的排场差了。
 
    所以他直到府前,才着人向都督府的门禁说明身份,叫武士彟出来迎接。武府中人听说荆王到了,自然不敢怠慢,立即一溜烟儿地进去报讯了。但武府实在太大,五进的纵深
 
,这一来一回也得有一阵子。
 
    腹墨大叔袁天罡闲极无聊,瞧见这姑娘生得极是可人,就跑上前来搭讪,打发时间。袁天罡还有意地站了个好方位,恰好挡住荆王的视线。
 
    其实荆王的车驾此时在最前方,而且轿帘儿放着,那位恶趣味的荆王殿下正在摆谱,不可能掀开轿帘东张西望,自降身价。
 
    但是这位王爷太过好,眼前这姑娘看穿着就是一个寻常民女,一旦被荆王看中,恐怕难以自保。为防万一,袁天罡还是有意无意地挡在了她的前面,免得被荆王看见。
 
    袁天罡摇头道:“袁某刚刚下车,不曾看见姑娘所说的那位少年,姑娘寻他做甚?”
 
    吉祥一听他不曾看见,心内更加焦灼,道:“奴本有桩紧要大事,全赖他帮忙,本以为事情已经了结了,奴正自欢喜,却没想到他是骗我,那文书若拿不回来,奴的终身……
 
哎!不与贵人说了,奴得赶紧找他去!”
 
    吉祥越说越是心焦,顿一顿足,便向长街上追去。
 
    袁天罡听她语焉不详的,什么拜托了那人,被他骗了,奴的终身,登时脑补出一套“大恩无以为报,唯有以身相许”的狗血剧情来,而且还是那男人挟恩图报,主动要求。
 
    只不过瞧这少女虽然面带焦灼,却并无怨恨他视之,想必两人之间还是有些情愫的,只是少男少女么……
 
    袁天罡望着吉祥奔跑的背影,仿佛看到了青春年少时候的自己,不禁微笑道:“我们男人啊,就是这么的无私,女人只想要一个肩膀,一定得给她全身,呵呵呵……”
 
    “哎哟!”
 
    袁天罡说罢,正要转身,不想一个小孩子跑过来,正撞进他怀里。两人同声哎哟一下,华姑揉着鼻子,气虎虎地瞪一眼袁天罡,袁天罡一瞧华姑,却是眼前一亮,仔细端详她
 
容貌,连声赞叹道:“这面相,神奇!神奇!可惜,可惜……”
 
    华姑没好气地揉着鼻子道:“你可惜个屁呀!不长眼睛吗?”
 
    袁天罡笑道:“眼睛当然长了,却只长了一双在脸上,屁股上是没有的。”
 
    华姑听他揶揄,也知是自己理亏,从府里好不容易窥空逃出来,仓慌间把人撞了,因此瞪他一眼,不再理论,起身就要跑,刚刚跑出两步,却又止步回身道:“喂!屁股上不
 
长眼睛的,你有没有看到一位青衫姑娘,瓜子脸,眼睛像月牙似的,笑起来很甜的姑娘,往哪里去啦?”
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