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xxx

依旧穿着这盔甲打算先去军中纥干承基虽然挂的

 来,挽住了他一条胳膊,津津有味儿地道:“李鱼哥哥,你上回才说了个开头的那个故事叫什么来着,啥啥恩仇录的,就是
 
那个他爹叫大刚,儿子叫小刚的故事,继续讲呗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忍俊不禁,失笑道:“大刚小刚,明明是兄弟俩的名字,居然用做父子之名,可见故事之烂,这有什么好听的。”
 
    华姑扬起小脸儿,振振有辞地道:“人家要听的就是它究竟有多烂啊,简直比听好听的故事还有趣。”
 
    李鱼这故事,是被喜欢听故事的华姑掏弄空了民间传说后,信口说的一部电视剧,不想华姑当笑话听,竟然听得乐不可支,这都隔了好几天了还念念不忘。
 
    李鱼咳嗽一声道:“华姑别闹,千叶姑娘可不是小孩子,不喜欢听故事的。咱们还是聊天好了。”
 
    华姑嘟起嘴巴,大为扫兴。
 
    杨千叶饶有兴致地看向李鱼,道:“吉祥姑娘的事,你可解决了?”
 
    面对杨千叶,李鱼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,听她一说,不禁蹙着眉轻轻摇了摇头:“很棘手!任太守与我堂堂正正玩阳谋,又被他占了先手,拿了卖身文书在手,我思来想去,
 
总不得其解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眸波流转,终是按不住好奇心,忍不住问道:“任太守身份何等贵重,权柄何等通天,你该晓得的。在利州这片地方,他就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可是这儿还有一个太上皇一般的存在,而且是有实权的太上皇!”
 
    这番比喻其实不是那么恰当,不过唐初规矩没有那么森严,而且这是私室对话,对话的这两个人又都不是敬畏大唐皇权的人物,也就不以为奇了。华姑眼珠子滴溜溜乱转,登
 
时好奇地竖起了耳朵。
 
    杨千叶莞尔一笑,道:“我姐夫虽然看重你,但是如果任太守执意要对付你,恐怕姐夫也未必就会为了你,与可与之分庭抗礼的任太守彻底交恶。而失去我姐夫的庇护,任太
 
守想要你三更死,你就活不过五更!凭你本领,财帛女子,本唾手可得,为了吉祥,你如此聪明的一个人却宁愿自蹈险地,究竟怎么想的?”
 
    李鱼认真地想了想,缓缓答道:“原因有二!”
 
    杨千叶好奇地道:“愿闻其详!”
 
    李鱼竖起一指,道:“第一,我有机会救她。若是袖手不管,良心难安!”
 
    杨千叶嘴角轻轻一撇,揶揄地轻笑道:“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。小神仙当真有一颗侠义之心呐!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错!如果我与她素不相识,举手之劳不妨伸手,搭上性命却一定要三思了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这么说,你是因为与她相识,所以才冒险犯难了?”
 
    李鱼摇头道:“也不是!我所说的相识是……我喜欢她!”
 
    杨千叶顿时怔住,她本以为李鱼会有许多冠冕堂皇、义正辞严的大道理要讲,却不想他的理由竟如此简单、如此朴实:“因为我喜欢她,而且我有机会救她,所以那刀山火海
 
,我就走上一遭。”
 
    华姑听得兴奋起来,早把自己当日篝火旁踏歌时对李鱼所说的长到豆蔻十三时,便委身下嫁小神仙的儿童之语忘得干干净净,拍手笑道:“真好玩!这跟李鱼哥哥给我讲过的
 
一个故事一样哩。任太守就是会喷火的大恶龙,吉祥姐姐就是被恶龙掳走的小公主,李鱼哥哥就是屠龙救公主的骑士。”
 
    李鱼听她如此活学活用自己讲过的一个西方故事,不禁轻笑起来。
 
    杨千叶沉默片刻,轻轻摇头道:“我很钦佩你的勇气。但……与太守交恶,殊为不智。可以预料,任太守必不会放过你!”
 
    李鱼早就打好了脚底抹油的打算,反正任太守短时间内不会收拾他,因为任太守能做那么大的官,这点儿深沉还是有的,他不会抢在这个风口上出刀。但这原因却是不能说给
 
杨千叶听的。
 
    于是,李鱼移目他顾,望定庭间一株铁树,轻轻一指,神情飘逸如仙:“此树可活千年,开上千年的花。而你我,最多不过看上几十年。遇事若总是瞻前顾后的,几十年光阴
 
弹指间也就过去了,难不成合上双眼前想一想,留下的就只是满腹的遗憾?”
 
    李鱼一语,同时触动了两个人,一个杨千叶,一个墨白焰。千年时光,倥偬即过。而人的寿命,却不过短短数十载,如同秋叶上哀鸣的蝉,欢唱了不过一夏,就迎来不可逆转
 
的命运。
 
    而他们,却是用十余年的时间积养生聚,积攒实力,一俟杨千叶长大成人,便苦心谋划,想要复国,前途却是一片渺茫,丝毫未见曙光。其中悲苦、其中压力,普通人实难想
 
像。
 
    但这一主一仆却是经历多多,李鱼一句话,勾起他们无数感慨,坐在席间的杨千叶和静静站在角落里的墨总管不由得痴了。
 
    思想以往,杨千叶心中酸楚,目光莹然。墨白焰脸颊上已经无声无息地滑落了两行老泪,忍不住轻轻扭过头去,悄悄举袖拭泪。
 
    华姑惊讶地张大了眼睛:“哇!这也太高深莫测了。李鱼哥哥说了甚么?我听着也没什么呀,怎么就把小姨给说哭了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被李鱼打动了,一时动了恻隐之心,于是下了个后来让她后悔不迭的决定:帮他出出主意,救吉祥!
 
    :新书上架第一天,求月票支持!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 第085章 数管齐下
 
    第085章 数管齐下
 
    杨千叶略一思忖,缓缓地道:“勇气可嘉。不过,徒具匹夫之勇的话,则不足为赞了。迄今为止,难道你就没有想到任何办法?”
 
    李思道:“办法也是想过的。最为可行的办法就是,找到当初的中保人李扬、白乾,还有代笔人荆沿。如果这三人能供认所谓的卖身契是庞妈妈诱骗吉祥签下,得了这三人口
 
供后,我再去牢里找庞妈妈,让她亲口招认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眉头微微一挑,问道:“这法子是你今儿晚上想到的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不错!”
 
    杨千叶微微叹息道:“那只怕迟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蓦然也想到了其中关键,心儿不由一沉。杨千叶道:“任太守既然想以那份卖身契为由头,整治你和吉祥姑娘。不会想不到避免出现这样的纰露……”
 
    她看了李鱼一眼,见他有些懊恼,又道:“你也不必沮丧。就算你白天时就去找他们,也未必找得到。任太守决定用那卖身文书做文章的时候,应该就已把这些人保护起来了
 
。”
 
    李鱼思索片刻,咬牙道:“那就只有逼庞妈妈招供了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微微一笑,道:“主审官是你的死对头,庞妈妈又是关在都督府,你随时都能接触得到。你以为,任太守会认可你弄到的口供?”
 
    华姑大声道:“我叫我爹去给李鱼哥哥撑腰,不许爹爹做缩头乌龟!”
 
    杨千叶微微一笑,道:“卖身契在任太守那边,原告也在任太守那边。零九小說網任太守掌握着主动,他不肯退让的话,你爹去了也没用。虽然都督对太守有管领之责,但实
 
际上约束力非常有限。”
 
    华姑的小脸垮下来,可怜兮兮地看着李鱼道:“那怎么办?就把吉祥姐姐交给他们吗?”
 
    李鱼暗自一咬牙,心想:“他娘的,大不了老子带着娘和吉祥一走了之,反正本就打算溜之大吉的,什么狗屁卖身契,老子连人都不见了,你拿着卖身契吃屁去吗!”
 
    李鱼刚想到这里,就听墙外有人喝道:“干什么的?”旋即有跑动和追骂声,因为这客房跨院儿贴着高墙,所以墙外动静听的分明。
 
    过了一阵儿,府中几个家丁匆匆赶来,一个小管事毕恭毕敬地道:“杨姑娘、小小姐,没有人惊扰了你们?”
 
    杨千叶沉声道:“刚刚是怎么回事?”
 
    小管事道:“府邸周围有几个人转来转去,被府上巡夜人发现,本以为是宵小之流,抓到一个,却是太守府的人,便放走了。小的瞧府邸周围影影绰绰的依旧有人,但一靠近
 
,他们就跑了。禀报了老爷,却只吩咐小的加强戒备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目光一闪,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,退下!”
 
    李鱼一旁听着,心中暗道:“他娘的,吃屎老魔倒也不蠢,原来老子想到的,他都防着了,这可如何是好?”
 
    杨千叶待家丁们退下,似笑非笑地对李鱼道:“事到如今,看来你只能与任太守战上一场了。零九小說網胜,则可全身而退,而且还是暂时的安全。败,恐怕你失去的,就不
 
只是吉祥姑娘,任太守一定会趁胜追击,直至啃得你渣儿都不剩。”
 
    李鱼知道杨千叶不是虚张声势,脸凝重地点了点头,心道:“万不得已时,老子就动用宙轮,就不信你要得了我的命。只是就算倒退十二时辰,也只能救得了眼前之急,一屁
 
股屎是擦不干净的,弄不好出些什么新的变数,就更加难以解决。难不成我这一辈子就得反复倒带中度过?那不是无聊死了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眸光一闪,轻声道:“下棋的时候,若是中盘相持不下,甚至成了死局,那就该别辟蹊径,从边角打开局面。小神仙,你如今的局面,也该考虑考虑另辟蹊径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姑娘是说?”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有一个局外人,如果他能掺和进来,对你或有帮助。”
 
    李鱼疑惑地道:“是谁?”
 
    杨千叶悠然道:“本州司马柳下挥。”
 
    李鱼眉头一皱,道:“柳下挥?”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论资历,他不比任怨低。而且两人是同榜进士,论当次的科考名次,柳下挥还在任怨之上,你以为他就甘心一直做任怨的副手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可是,帮助我,对他有何好处?没有好处,我与他无亲无故的,他又岂会替我出头?”
 
    杨千叶凝视着李鱼,眼神中流露出一副看笨蛋的表情。
 
    李鱼被她看得有点懵,突然间如醍醐灌顶,一下子顿悟了:“我靠!我一个做神棍的,怎么就没有一点做神棍的觉悟呢?”
 
    李鱼满脸喜,华姑瞧他喜上眉梢,情知他已有了主意,忍不住问道:“李鱼哥哥,你有办法了?”
 
    李鱼喜孜孜地道:“多亏了千叶姑娘,我已想到办法了!”
 
    华姑扯住他衣袖道:“快说给我听,我保证不告诉别人!”
 
    两个人叽叽喳喳地低声讨论起来,杨千叶初时也很高兴,但是眼见二人聊的热络,忽然又有些意兴索然。人家绞尽脑汁,救他喜欢的女人,自己跟着高兴个什么劲儿呢。
 
    杨千叶微微抱起了双臂,墨白焰瞧见,马上悄无声息地进了屋,片刻功夫取了件披风出来,轻轻搭在杨千叶身上。
 
    杨千叶紧了紧披风,对仍旧兴致勃勃讨论的李鱼和华姑下逐客令道:“我乏了,夜业已深了,请回去!”
 
    李鱼回到自己住处,又思量半宿,一切想了个通透,这才满怀欢喜地睡下。
 
    翌日一早,李鱼在公鸡啼喔声中醒来,马上洗漱着衣,吃罢早餐,立即就往外走。李鱼刚出了客舍,迎面就见纥干承基走过来,明晃晃金灿灿的,想看不见他都不成。
 
    纥干承基虽然挂的是军中职务,其实却算是武士彟的亲兵,平素住在武府。但他当日是扮游侠来的,并没多余的衣服,所以今日依旧穿着这盔甲,打算先去军中弄套军服,因
 
为平时穿着它固然拉风,却也太辛苦了些。
 
    李鱼一眼瞧见纥干承基,马上招手道:“钢铁……何旅帅!何成基!喂!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穿着盔甲,扭头不灵便,整个身子转过来,才看见李鱼。
 
    李鱼笑吟吟地道:“小可正要出门,何旅帅要是没什么事的话……”
 
    “有事!我有事!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吓了一跳,连忙说道:“奉大都督命,小将正要回折冲府一趟,有些要事待办。”
 
    李鱼深感遗憾,道:“这样啊,那就算了!”
 
    等李鱼离去,纥干承基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,“铿铿铿”地直奔军营去了。
 
    两人离开不久,一支车队就驶进了利州城,声势浩大,直趋都督府前宽敞的官道。
 
    仪仗罗列,气势森严,竟是荆王不告而至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