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松开制住他的手,顺手抽出匈奴大汉腰间的刀

更何况,在一个破落户一般的戏班子中,一个还未唱出来的小戏子,她的地位,还不如个丫鬟呢。
 
    就是这样的一个姑娘,在顾铮横空出世,吸引了戏班中所有人的视线,并让班主原本放在她身上注意力,全部都转移到了顾铮身上之后,还能喜欢的了顾铮?
 
    才怪!
 
    所以,这朵白莲,虽然是和旁人一样,笑着恭喜着顾铮,很难得的还在后来的基本功的练习中,不再和以往一般的偷懒了,但她终是忍不住的,将他和班主一起给记恨上了。
 
    这种人根本不会去想自己得到过了什么,也不会去想自己以前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,要不是班主心善,现如今的她还不一定在哪个荒郊野岭中喂了狼了呢。
 
    她只想着眼前旁人对她的所谓的不公和不平,憋着劲的在一些边边角角的地方,给顾铮找麻烦。
 
    不是对方在扎马的时候,故意拌过去了,就是在分派生活物资的时候,把能用的好用的先拿走,给顾铮剩下了些边边角角的料。
 
    这对于迟钝的顾铮来说,都是师姐与他开的无伤大雅的玩笑。
 
    白莲师姐,真是别扭的可爱,想着法的欺负师弟,引起自己的注意。
 
    对着有这样想法的原主,现如今的顾铮也只能摇摇头,长叹一声,这位原主的性格真的有点问题?
 
    这心也真大。够迟钝的。
 
    在这之前的记忆,一切正常。
 
    如果事情都能够按照正常的轨迹运行,那么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意外发生。
 
    如果这个戏班子没有碰到一场猝不及防的的话,按照班主和齐心协力的班中众人的努力,就算是顾铮没有杀进大观园,他们也能够混个温饱不愁。
 
    但是人生就是如此的富有戏剧性,悲剧的上演,不只需要男女主角,他们还需要无数个炮灰的前赴后继。
 
    而这个原主最爱的戏班子,很不幸的,就成为了这些炮灰中的一员。
 
    就在他们朝着梦想努力的时候,战争来了。
 
    一个名为倭瓜,哦不是,名为倭国的弹丸小国,趁着顾铮他们国家最为积弱的时刻,发动了战争。
 
    趁着这是北平城的军事缓冲地,在京郊周边的这些镇县,就成为了两方人马遭遇战的第一战场。
 
    根本就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戏班子和当地的老百姓们都是茫然的,所有的人看着远方冒起来的硝烟,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。
 
    逃,往城墙高铸的北平城内逃。
 
    鸡飞狗跳,大人哭小孩闹,拖着自家的家财,拉着棚中的牲口,怀中还有那主妇们咯咯作响的养了许久的老母鸡。
 
    逃命中的各种大忌,都被这些在久不经战乱洗礼的百姓们,给占全了。
 
    那四面八方的逃往城内的路,被各家的行李和车辆堵了个严严实实。
 
    而那迅速溃散掉的军队,也为这一拥堵的状况,雪上加了霜。
 
    就在这般混乱的情况下,如同急行军一般的倭队打了过来,那些运气不好的还未进城的人们就遭了殃。
 
    戏班子的班主就属于其中最为炮灰的人员,一颗流弹就终止了他那颗刚刚燃起希望的心脏。
 
    而在更加惊慌失措的大人流的拥挤之下,顾铮和戏班子中的大部分人都被冲散了开来。
 
    等到他奋力的挤进了那马上就要关闭的城门的时候,才发现他的身边只剩下紧紧的拽着他的衣服的白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