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xxx  test

心中万分纠结,但是知道孟起现在没有什么危险

 自己这是被群殴了?
 
 
    也让他们这方,本来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的人们,一个个的望而却步,谁也不愿意踏出第一步,来当现如今已经被顾铮坐在屁股底下,玩命的抽打的出头鸟。
 
    嘭嘭嘭……
 
    肉皮与棍棒的碰撞声是如此的沉闷,丝毫没有任何的美感,但是不多一分不少一分的节律,让那些从没动过手的围观者们,吓破了胆。
 
    没想到这个闷声不吭的顾铮,下手这么狠啊,果然是不叫的狗才咬人吗?
 
    看着躺在他身下死活不知的同伴,这些人都升起了从来没有过的畏惧。
 
    这种畏惧,比他们有幸旁观过一次的北平城内的的车霸之间的火并,更让他们心生颤栗。
 
    因为现如今的顾铮,那紧紧的抿着的薄唇的周围,已经溅上了不属于他自己的血液,而随着他毫不停歇的下手,这些片片的血点,在他的脸上已经凝结成了实质的血珠,顺着他略显消瘦的下巴就滚了下来,滴在这个黄土铺成的小路中,分外的刺眼。
 
    而顾铮那过厚过长的乱发,将他的双眼遮挡的严严实实,只能从那层层叠叠的碎发之中,看到了一种属于狼一般的眼神。
 
    灼灼发光,带着非人类的兴奋感,仿佛他现在击打的并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而是一个即将入了嘴的美味的猎物,不把对方摁趴下了,就不算完。
 
    嘭
 
    当最后一声闷响停止的时候,那个被顾铮坐在身下猛抽的男人的四肢,只是无意识的抽搐了一下,就如同路边刚刚饿死的野狗一般,挺尸式的再也不动换了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 70 背景画风不对
 
    直到这个时候,结束了自己全套击打的顾铮,才闲庭信步一般的拎着一根粘满了血迹的棍子,慢吞吞的从对方的身上站了起来。
 
    毫不畏惧的就将身子转向了对面一直呆愣着的,那七位随众者的方向。
 
    “哥儿几个别担心啊。”顾铮的这句京片子一说出口,自己都不由的楞了一下。
 
    哎呦喂,看不出来啊,这具身体的声音还真是有磁性啊!
 
    浑厚低沉,就这把好嗓子,放在现实世界的顾铮身上,保准能让大红门服装城那卖服装的川妹子,酥软在他怀里啊。
 
    现如今还不是仔细考察这具身体还能带给他什么惊喜的时候,收回思绪的顾铮,在稍楞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:“你们那所谓的领头人,还没死,只是晕过去罢了。放心,我顾铮下手有数。”
 
    听到了这话,对面那七位就齐刷刷的松了一口气,要不是看着哥几个的体貌特征着实不像是一个妈生的,顾铮还以为碰上了心有灵犀的葫芦七兄弟了呢。
 
    “兄弟我也不想惹事,可是事儿找上我了,我也不怂。看哥几个的意思也不像是真想为难我的人。”
 
    “否则,就刚开始的趁我不备的时候的围殴,只要你们几个下了力气,那我只有一种结果,今天趴在那边的就改成我了。”
 
    “说到这里,我还要谢谢几位了。不过感谢归感谢,这事情,还是要继续说道说道的。”
 
    “现如今你们几个是怎么个打算?继续动手,完成你们水金哥交给的任务?那么咱们现在就干!要群殴也成,选单挑也成,我顾铮都接着了。”
 
    “再么就是咱们就此别过,你们将这小子给抬走,找水金哥也好,给他抬回家也罢,咱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怎么样?”
 
    听完了顾铮的这一番话语,对面的七位相互的看了几眼,瞬间就达成了协议:“我们这就抬人离开。”
 
    嘿,这齐刷刷的劲儿,真不是一个妈生的?
 
    还没等顾铮吐槽完毕呢,就见着这几位腿脚麻利的,如同脚下安装了陀螺一般,两个人将领头挺尸的那位横着一抬,就给他搭在了那辆被顾铮折了车把手的黄包车上。
 
    哪怕现如今那位昏厥的人士在狭小的黄包车内,形成了一个滑稽的u型人体模型,也没有人去注意这位伤残人士待得是否舒适了。
 
    现如今的这几位,只想早早的离开他们面前的这位凶神恶煞,那个虽然在笑,却让人更加害怕的顾铮。
 
    哗啦啦,七八辆的黄包车就这样调转到了一个一致的方向,就将撤离的队形给排列了起来。
 
    在如此狭窄的胡同中也丝毫不乱的撤离车队,让两辆倒推着的黄包车先行,将那辆无人操作的病号车顶出路口之后,其他的车辆才随后动了起来。
 
    不过瞬间就作了鸟兽散状,从这个无人经过的小胡同中蹿了出去,如同一阵风一般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 
    待到那路边被他们冲起来的尘土沉寂了下来之后,顾铮才慢吞吞的用鞋底子,在点点血迹的黄土地上来回摩擦了几下,将自己刚才的作案现场,给简单的掩盖了一下。
 
    最起码不会像刚才一般,看的触目惊心了。
 
    一切准背就需,顾铮看看这条四下无人的黄土路,将现场唯一留下来的那辆破破烂烂的黄包车推着,就往胡同里的最深处走去。
 
    将车子往墙边一靠,自己就一屁股坐在了上边,闭目养神,顺便接收一下属于这个世界的委托者的记忆。
 
    须臾间的功夫,黄包车上的顾铮就睁开了眼睛,他脸上的表情再也没有了前两个世界的无语,反倒是将原主经常紧紧抿着的薄唇,给张成了一个滑稽的o型。
 
    我的个奶奶腿啊,这次的委托人的气质与他反差更大啊!!他能不能申请自己业务不熟练给退订了啊。
 
    可惜,起手无悔,没达成对方愿望的顾铮,只能干瞪着眼的自己想办法解决了。
 
    这个无父无母的孩子,因一次绵延千里的大饥荒,而被在乡间四处游荡着,给村镇级别的地主老财们唱堂会寿宴或是丧葬的戏班子,给当成个小猫小狗一般的给捡了回来。
 
    原本这个戏班的班主也没把看起来瘦瘦小小的顾铮给当回事,领着回来的时候,也就把他当成了一个打杂跑腿,以后为戏班卖苦力的人物。
 
    住的是随处落脚的地铺,走到哪里都是在拉道具服装的流动大板车上,用毡子一卷,就对付一宿。
 
    吃的就是戏班人员们剩下来的下脚料,如果班子运气好,能给一家土财主唱上一次堂会,还算心善的班主,也会给他带上一份有肉块的剩饭剩菜的大杂办。
 
    要是运气不好,一直没有活计的话,一口凉水,一个菜窝头,也就是他一天的口粮了。
 
    按理来说,这般营养跟不上的孩子,再加上风吹雨淋的四处奔波,应该和发歪了的豆芽菜一般,曲里拐外的还蔫黄的才是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