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xxx  test

看都没看丁辰一眼我知道丁辰就是我因为从前我

  见我没回答他,刘功成就拉着我的胳膊,坐到旁边的台阶上。递给我一支烟,点着后,他又问我:
 
    “哥,你真不打算在盛世年华干了?”
 
    我再次摇头。本来到盛世年华,就是个胡闹的意外。现在继续留在这里,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。
 
    “其实我知道,你之前根本就没瞧得起盛世年华这地方。来这里,纯粹是为了玩儿。但林哥,你现在落难了。我倒是觉得,盛世年华是你最好的落脚地方……”
 
    我转头看了小保安一眼,没明白他这话的意思。刘功成抽了口烟,憨厚一笑,又继续说:
 
    “因为我觉得,林哥你肯定有东山再起的那一天。所以,我才劝你留在盛世年华……”
 
    刘功成的话让我更加糊涂。就算是我能东山再起,可这和盛世年华有什么关系呢?
 
    小保安也看出了我的疑惑,他解释着:
 
    “我小时候家里穷,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赚钱。能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。其实我家不是本地的,我家在南淮。为了赚钱,我才跑到这里打工……”
 
    我还是不解的看着刘功成。没明白这和我留在盛世年华有什么联系。
 
    刘功成不紧不慢的说着:
 
    “在南淮市,有关于一个人的传说。这人姓石,大名叫石中宇。他的传奇事迹,那真是太多太多了。你知道吗?林哥,石中宇当年就是在夜店打工,据说还当过几天鸭子。但后来,整个南淮的夜场,都或多或少和他有些关系。在南淮有任何事情,就没有石中宇摆不平的。所以,我才来夜场上班。我希望有一天,也能像石中宇一样,成就一番自己的事业……”
 
    说这话时,刘功成一脸的向往。
 
 第九章 拒绝
 
    小保安的话让我心里一动。我倒没想过,要在夜场成就一番什么事业。主要是我现在没地方呆,并且我也不可能离开这座城市。毕竟,我爸爸的案子还没结束。
 
    见我不说话,刘功成又看着我,真诚的说道:
 
    “林哥,虽然咱俩认识时间不长。但我感觉你这人挺仗义的。要不你找郭经理说说,留下吧,咱们一起在盛世年华干,肯定能干出点成就来……”
 
    看着刘功成一脸期待的样子,我慢慢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想要留在盛世年华,必须要郭经理同意。和刘功成又闲聊了几句,我便回到盛世年华,准备和郭经理谈一下。我想的很简单,只要让我留下,哪怕是做保安也行。毕竟我现在首要的是先养活自己。
 
    想想也挺可悲的。当初在夜场,我纸醉金迷,花天酒地。可现在,我却沦落到这种地步。我不甘心,可却又无能为力。
 
    郭经理在办公室里正忙着。我敲门进去时,郭经理依旧和从前一样,对我笑脸相迎。他的笑,让我心里踏实一些。估计和他说我留下打个工,问题应该不大。
 
    当我把来意说完之后,郭经理先是微微笑了下。接着,他打开抽屉,从里面掏出一个信封。看着我,微笑着说:
 
    “白风,你在盛世年华一共上了八天的班。其中迟到早退的事情,我也不说了。这里呢,有八百块钱。就当是你之前的薪水了,拿起吧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他把桌上的信封,朝我的方向微微推了下。
 
    看着一脸微笑的郭经理,我的心一下坠入了谷底。从前我来盛世年华玩时,他都点头哈腰的奉承我。而我现在落魄了,他就用这八百块钱把我打发了。
 
    看着信封,我一动未动。而郭经理的微笑也收了起来。看着我,他满不在意的说着:
 
    “白风啊,盛世年华不过是一座小庙,养不起你这尊大佛。再说了,就算你爸爸进去了。可他那些朋友们还在啊,你随便和谁说一声。谁还不给你安排个好工作,你何必在我这儿受委屈呢?”
 
    郭经理说着,他故意抬手腕看了下表,又补充了一句:
 
    “我还有点事儿,就不陪你了!改天有时间,咱们再细聊……”
 
    郭经理平淡的口气中,隐藏着对我的不耐烦。
 
    而我站了起来,木然的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。刚到门口,忽然郭经理喊住了我。一回头,就见他指着桌上的信封,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:
 
    “这钱你不要了?”
 
    我能感觉到,郭经理的口气充满着鄙视。看了他一眼,我冷冷的说了句“谢谢”,便推门出去了。关门的一瞬间,我清楚的听到郭经理冷哼一声说:
 
    “还特么挺能装,还把自己当成公子哥呢……”
 
    短短的几天时间,我体会到了一种天堂地狱的感觉。也真正的领略到了什么叫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。
 
    没能继续留在盛世年华,我现在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。我现在是白天找工作,晚上随便找个便宜的小旅馆住着。没几天,兜里的几百块钱便所剩无几。再找不到工作,我恐怕真的要活不下去了。
 
    这天我又白忙乎了一天。傍晚时,我是又累又饿。就去了旅馆旁的大排档吃面。这家拍档很便宜,来这里吃饭的都是附近的民工。
 
    面一上来,我刚吃两口。就听街边有车摁了几下喇叭。我也没当回事,继续吃我的。接着就听街边一个女声喊我的名字。抬头一看,就见一辆白色宝马6里,一个画着淡妆,面容姣好的女人,正朝我招手。这女人正是盛世年华的老板,柳晓晓。
 
    按说在这种环境下遇到她,我应该尴尬。但这段时间的经历,已经让我把心态平和许多。有钱的时候,我可以当爷。没钱的时候,我可以当孙子。毕竟爷爷,都是从孙子过来的。
 
    冲柳晓晓挥了下手,就听柳晓晓冲我说着:
 
    “白风,有没有时间?一会儿我有个酒局,能不能帮我开下车……”
 
    看着一脸微笑的柳晓晓,我一边点头答应着,一边大口的把剩下的面条吃光。
 
    付了饭钱,上车后,接过柳晓晓的车钥匙。柳晓晓告诉我,她原本想去盛世年华带个司机的,恰好遇到了我,就改变了主意,让我客串下她的司机。
 
 第十章 再遇
 
    这一路,柳晓晓都在不停的打着电话,我们两人基本没怎么说话。到了餐厅,把车停好,她上了楼,让我在楼下等她。她还特意嘱咐我,时间可能要长点儿,如果饿了,就让我自己进去单独点餐。账单记在她们房间就行。
 
    这是我们市一家有名的私房菜,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来过。不同的是,从前我来这里是主角,前呼后拥的,就连老板见我都点头哈腰,客客气气的。而现在,我兜里的钱,恐怕连一盘像样的菜都点不起。
 
    我在车里等了将近三个小时,也没见柳晓晓下来。我实在无聊,便下了车,站在车旁抽着烟。我以前抽的烟,最次也是硬中华;现在我抽的,是五块钱的地产烟。
 
    刚抽完一支烟。就见餐厅的旋转门处,出来了七八个人。这几个人,我基本都认识。而为首的,正式在我落魄后,和我翻脸的丁辰。
 
    我急忙转过身,想要上车。可已经晚了,不知道哪个眼尖的看到了我,他用嘲讽的口吻大喊着:
 
    “哎呦,快看,那不是林少吗?”
 
    他的一声喊,让我心里咯噔一下。我知道,今天是躲不开了。我干脆又掏出一支烟,靠在车上,面无表情的抽着。
 
    丁辰几人晃晃荡荡的走了过来。一到跟前,他先是不屑的看了我一眼。接着,又看了看我身后的车。冷嘲热讽的对身后的人说着:
 
    “你们看没看到,什么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这就是!林大公子的行长老爸进去了。但人家照样开着6双门轿跑……”
 
    我依旧抽着烟,看都没看丁辰一眼。我知道,丁辰就是想报复我,因为从前我在他面前飞扬跋扈,而他就像一只哈巴狗。他始终是憋着这口气。所以,他现在对我落井下石。不过我也想好了,今天他如果还像上次那么羞辱我,就算是他们人多,我今天也肯定和他拼了。
 
    见我也不看他,丁辰伸手在宝马车上拍了拍。接着,便阴冷的看着我问:
 
    “6都开了,你也不差我那十万块钱了。说吧,什么时候还钱?”
 
    见到丁辰时,我就知道他肯定要提这件事。我用力的抽了口烟,接着,把烟头扔在地上。狠狠的用脚捻灭。转头盯着着丁辰,我瞪大眼睛,慢吞吞的说道:
 
    “丁辰,你给我听好了。我不欠你一分钱!你要是纯心想找我晦气,你就直说。想怎么玩,我陪你!”
 
    我强硬的态度,让丁辰楞了下。或许他觉得,我没了我爸爸这个靠山,我肯定会变得软弱,任他欺负。他没想到,我居然会是这个态度。
 
    丁辰还没等说话,他的跟班山猫立刻接话,他一副流里流气的模样,冲身后的人一摆手:
 
    “哥几个,姓林的不是想玩吗?咱们今天就陪他玩玩。把这车给我堵住,不还钱,他就别想把车开走……”
 
    山猫的话音一落,身后的几个人立刻动作。有的坐在车前的机盖上,有的靠在车门旁。一个个都歪着头,似笑非笑的,挑衅的看着我。
 
    我被他们要气炸了,但又无计可施。因为我不敢先动手。倒不是怕挨打,主要是这群人挨在车旁,一旦刮碰到车,我没办法和柳晓晓交代。
 
    我气的涨红着脸,狠狠的瞪着丁辰。而丁辰一脸冷笑的看着我问:
 
    “林大少爷,不是要陪我玩吗?来吧,游戏开始了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他还耸了下肩,摊开双手,做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。我被他气的都晕目眩,却又毫无办法。只能咬紧牙根,狠狠的瞪着他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